深林小说网
繁体版

第十章 情敌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他一站起来周身便围绕着冷气,温度顿时下降了不少。

    叶轻歌柳眉微蹙,“您不是饿了?”

    容昭抬步往外走,“不吃了。”

    叶轻歌无奈,“世子,您忘记结账了。”

    容昭脚步一顿,下意识把手放在自己胸口处。恍惚间昔年记忆重叠,出生贵族的少男少女不知人间疾苦,无论何时身边丫鬟奴仆环绕,出门从不带钱。结果就导致一个人在外吃了馄饨没钱付账,两人面面相觑。最后她果断的拔下头上一枚碧玉发簪抵账,他盯着那只价值不菲的玉簪,眼神里精光闪烁。

    在她离开后,他便又回去找了那家店的老板,威逼利诱把那玉簪赎了回来,一直贴身藏着。

    ……

    他缓缓回身,眼神漆黑如夜,沉沉如看不见的海底深渊,带几分凌厉和怀疑。

    容貌五分相似,神态相似,言行举止也相似。只是少了那年初遇的灵动活泼以及洒脱肆意,更似回到宫廷以后端庄优雅的燕宸公主,美丽圣洁,让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玄瑾。”

    他蓦然回头,沉声唤道。

    一个黑影瞬间出现在身后,恭敬道:“世子。”

    “去寻一辆马车来。”

    “是。”

    玄瑾闪身消失,不多时便牵着马车缓缓走来。

    容昭结了账,再要了两碟点心,对还坐着的叶轻歌道:“上车。”

    叶轻歌挑眉,眼神里有细细流光闪烁。

    刚才还让她和他同乘一骑,现在就不愿让她近身了。

    她也不多言,默默的走到马车旁,悠然一股绵柔之力传来,将她拖上了马车。玄瑾坐在车辕上,驾车而去。

    叶轻歌依靠在车璧上,脸上笑容淡了几分,微微恍惚而沉寂。看着小桌上精致的点心,已经没了胃口。

    ……

    半个时辰后,马车来到宫门口,宫门的侍卫一看见容昭,都有些惊讶,然而依旧恭敬的行礼。

    “参见昭世子。”

    容昭翻身下马,一手掀了车帘。

    “下来。”

    叶轻歌跳下马车,见他随手扔了什么牌子给侍卫,侍卫立即垂首退开,叶轻歌便跟着容昭走了进去。

    待两人身影消失不久后,安德海才急急而来,满头大汗的问守宫门的侍卫,“昭世子呢?”

    “已经进宫了。”

    安德海骂了声坏了,又急匆匆而去。

    ……

    皇后早已得了容昭亲自护送叶轻歌进宫的消息,当即怒而挥袖,茶杯碎落一地,凤銮宫的宫女也随之跪了一地。

    “娘娘息怒。”

    皇后背对着众人,单薄的身影有些落寞和萧条,却依旧故作冷漠。她低哑的吩咐,“把这里收拾干净,宣他们进来。”

    “是。”

    女官花若挥退了众人,走到她身侧,低声唤道:“娘娘…”

    皇后怔怔的坐着,忽然问:“花若,你说,她会不会是第二个燕宸?”

    花若一震,而后坚定道:“不会。”

    “是吗?”

    皇后凄然一笑,眼神里蔓延着无限的凄楚和荒凉,疲惫的向后靠了靠。

    “三年了,自先帝驾崩后,他三年都未曾踏足宫廷半步。如今,就为了一个叶轻歌,他却能做到这个地步。”

    堂堂皇后,后宫之主,此刻威严尽褪,满目萧索哀凉,说不清的脆弱,道不尽的悲伤。

    “为什么?他可以对秦梦凝情有独钟非卿不娶,也可以维护叶轻歌亲自护送。却独独对我那般残忍,甚至连多看我一眼都不愿意。”

    她眼中有凄楚的泪痕闪烁,流尽深宫女子一生悲凉。

    “娘娘。”花若眼中有叹息有怜惜有不忍,最后都化为冷静,沉稳道:“您得记住,您是皇后,是整个北齐最尊贵的女人。您的夫君是天子,您心中记挂的,也应该是陛下。除此以外,其他的都是浮云。”

    皇后嗤笑了声,听到脚步声,表情悠然凝滞,抬头望过去。

    朱红色大门屹立森严,门口宫灯摇曳生辉,洒落的光芒华丽而璀璨,昭示着皇宫的富丽奢华。而随着那一前一后慢慢走近的男女,周围原本炫目的光瞬间暗淡了下来,全都汇聚在那两人身上,刺得她眼睛一阵生疼。

    他依旧还是那般容光霁月,风华独具。而他身边的女子,尽管穿着素净淡雅,却依旧掩不了绝色姿容,眉眼华光溢彩,沉静优雅。

    远远看过去,赫然便是一对金童玉女。

    这个认知让她胸腔里几乎立即升腾起灼热的怒火和妒火,手指颤巍巍的险些将指甲捏碎。

    容昭停在门口,并没有走进来,对着她遥遥抱拳,道:“后宫重地,微臣不便踏入,在此参拜皇后娘娘,愿娘娘长乐金安。”

    皇后悠然手指收紧,目光幽怨而愤怒。

    都到了她的殿门口,却依旧连见她一面都不愿意么?

    容昭,你够狠。

    她深吸一口气,懒散道:“今儿个昭世子怎么有空进宫来了?”

    容昭波澜不惊道:“听闻娘娘深夜召见微臣的未婚妻,长宁侯心系爱女安全,微臣便护送她进宫。”

    皇后手指骤然握紧,眼底闪过一丝森冷的凌厉,又漫不经心道:“是吗?本宫听说先皇给你赐婚,便想看看,是什么样的女子能得先帝看重许你为妃。不成想,你竟如此忧心,莫不是担心本宫为难她?呵~你何时这般怜香惜玉了?”

    面对皇后的冷嘲热讽,容昭神情不卑不亢。

    “娘娘仁厚,自然不会为难无辜。”

    皇后微怒,“你——”

    容昭不卑不亢的打断她的话,“娘娘要见的人微臣已经带来了,若没其他的事,微臣便送她回府了…”

    皇后骤然站起来,拔步上前,拨开珠帘,露出一张艳丽而怒火熊熊的面容。

    “你便这么护着她?”

    她一走出来,叶轻歌便伏跪在地。

    “臣女叶轻歌,参见皇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她这一开口,皇后立即注意到她,一眼看见那张倾国倾城的容颜,胸中怒火更甚,一巴掌就挥了过去。然而在半途中被人死死抓住,容昭低而微怒的声音响起。

    “你还要任性胡闹到什么时候?”

    花若大惊失色,忙跪在地上,“世子息怒…”

    “闭嘴。”

    容昭低斥一声,沉沉的看着皇后,抓着她手腕的力道加重。

    “你记住,这是最后一次。若再有下一次,别怪我无情。”他说罢就松开了她的手,一把拉起叶轻歌,转身就走。

    皇后被他推得撞在桌角上,见他要走,悲愤大喊一声。

    “容昭,你当真要娶她?”

    容昭脚步不停,周身散发着冷沉的怒气。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好好的做你的皇后,不该想的别想,不该做的别做。打理好后宫,皇上自会善待于你。”

    皇后慢慢的站起来,推开上前扶她的花若,看着他渐渐消失在黑夜里的背影,凄声道:“你以为我想做这个皇后吗?你明明知道,明明知道姑姑是想让我嫁给…”

    容昭悠然转身,眼神里怒火再也无法抑制。

    “郭子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