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林小说网
繁体版

第五十一章 轻眉为妾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月色沁凉,廊前宫灯幽幽闪烁,阶前盆栽上还沾有露水,夜色里花香四溢,为这华丽而寂寞的皇宫装点了几分颜色。

    皇后一身正装的走着,心里怀揣着无数的疑惑和茫然。

    夜晚风声寂静,白日里忙碌的宫人们也都换班,平时热闹的宫廷转瞬便安静下来,渗透了夜晚的风,寒凉刺骨。

    御书房里灯光大亮,隐约听得见嘉和帝暴怒的低吼以及噼里啪啦杯子被摔碎的声音,伴随着茗太妃凄厉的尖叫和哭泣。

    她站在原地,没再往前。

    不知道过了多久,所有声音渐渐消弭,太医颤颤巍巍的走出来。然后又走出一个人,紫衣华艳,身影颀长,风流雅致。

    她呼吸滞了滞,手指控制不住的弯曲握紧。

    他步下了阶梯,似乎察觉到什么,抬头望过来,皱了皱眉。

    皇后咬了咬唇,还是走了过去。

    容昭退后一步,“参见皇后娘娘。”

    皇后苦笑,他已对她生疏冷淡至此了吗?看见他手中明黄色圣旨,她眸光闪了闪。

    “临安公主的死,皇上已有判决了吗?”

    “是。”

    容昭声音冷淡而冷静,“微臣要去卢国公府宣旨,娘娘若是没其他吩咐,微臣便告退了…”

    “你就这么厌恶我甚至对我避如蛇蝎猛兽吗?”

    终究是不甘,皇后冲口而出。

    花若隐隐担心,临近御书房,要是被皇上知晓,那么…

    容昭神情依旧淡漠,“娘娘应该自称‘本宫’,后宫规矩,娘娘当以身作则,警示六宫。”

    嘴角一抹涩然的凄楚,皇后眉眼陇上几分疲惫。

    “罢,你也不用对我如此,我来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容昭眉眼不动,“娘娘但有所问,微臣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终究受不了他如此不冷不热的公式化态度,皇后上前一步,低吼道:“你对燕宸是不是也这样毕恭毕敬不苟言笑?还是,这般疏离冷漠,只用在我一个人身上?容昭,你——”

    话未说完,容昭悠的抬头,目光冷如雪。

    皇后被他眼神一刺,脸色也变得雪白,凄凉的笑。

    “果然,你还是没忘记她…”

    容昭已经转身,这一次,连看她一眼都觉得多余。

    “等等。”

    皇后整理好自己的情绪,见他不为所动,道:“散布流言的人我已经查出来了,你不想知道是谁吗?”

    容昭脚步一顿。

    皇后神情更加哀戚,隐约不愤和嫉妒。

    “我以为这世上除了燕宸公主,再无第二个女人能让你如此。没想到…”

    容昭抬步继续往前走。

    皇后一愣,急急道:“你那么关心她,难道就不想知道究竟是谁要陷她于不义?”

    容昭不回头,脚步稳定而平缓。

    “宫闱之事,皇上已经交由皇后娘娘处理,外臣不得干涉。不过微臣相信,娘娘身为后宫之主,定会大公无私,还以真相。”

    皇后踉跄的退后两步,泪水在眼眶闪烁。模糊中看见他越来越远的身影,心里忽然升起强烈的恐惧和不安,她一把挣脱花若,大步追上前。

    花若脸色一变,失声唤道:“娘娘——”

    “秦鸢,她是不是叫秦鸢?”

    皇后蹒跚的追了几步,眼看他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夜色中,顿时音忍不住内心的悲怆,低喊出声。

    “娘娘!”

    花若的声音忽然充满了恐惧,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容昭脚步一滞,终于转过身来。

    阶前宫灯还在隐约摇曳,斜斜洒落地面,拉出长长的两道影子。

    他目光微微浮现几分异色。

    “皇上…”

    皇后浑身僵硬,慢慢回头,便看见嘉和帝站在门口,单手负立,眉眼笼罩着阴霾和抑郁。

    她脸色慢慢变得惨白,然后身子一软,伏跪在地。

    “臣妾…参见皇上。”

    嘉和帝眼神冷漠如冰雪,刺在她背上,让她不寒而栗。

    “时间不早了,穆襄侯赶紧去卢国公府吧,明日朕等着你的好消息。”

    他语气散漫,丝毫没有因自己的妻子当着自己的面和旧情郎叙旧而有不悦或者愤怒,仿佛刚才那冷到至极的目光只是她的错觉。

    容昭站在数十步之外,依旧波澜不惊不卑不亢。

    “微臣遵旨。”

    脚步声逐渐远去,皇后的心却越来越凉。

    嘉和帝眯着眼睛,直到容昭消失,他才看向跪在地上的皇后,然后慢慢走过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自己的妻子。

    空气里有一种压抑的沉默。

    也不知过了多久,嘉和帝终于转身,临走的时候,别有深意的看了眼跪在一旁的花若,然后就往御书房而去。

    皇后一愣,下意识唤了声:“皇上?”

    嘉和帝脚步停下,“皇后还有事儿?”

    语气是漫不经心的,根本没让她起来。

    皇后咬了咬唇,努力平复心中莫名的畏惧,道:“今日皇上让臣妾肃清宫闱谣言,现在臣妾已经查清楚了,是——”

    “朕累了,改日再说。”

    嘉和帝懒散的打断她的话,已经跨进了门口。阶前宫灯未熄,屋内灯火通明,显然,他没打算去自己的寝殿休息。

    皇后怔怔的跪在原地。

    “娘娘…”

    花若颤巍巍的抬头,刚才皇上看她的那一眼,明显带着杀气。

    皇后挺直了背,红唇紧抿,脸色比花若还白。

    她没忘记,茗太妃还在书房里,至今没有走出来。

    “花若。”

    她忽然开口,声音很轻,像飘过的云烟,又像是忽然了悟了什么的绝望和悲凉,喃喃消失在这晚的夜风中。

    “我醋了。”她手指颤抖着,眼眶里水雾弥漫。“我不该让你去卢国公府,不该插手这件事,不该将你搅进来,不该…”她骤然睁大眼睛,一把抓住花若的手,眼神里闪烁着一种疯狂的红色。

    “快走,去找容昭,他现在一定还没出宫,你快去找他,只有他能救你…”

    “娘娘…”

    花若的声音悠然顿住,脸上最后一点颜色尽数退去,眼神里浮现深浓的恐惧,只因耳边传来那浅浅低低的呻吟声,在这夜晚里无限蔓延,似锁链深钩般钩勒住人的心,一寸寸收紧流血。

    ……

    嘉和帝走进书房,拨开厚厚的帷幔,里面休息室里茗太妃还伏在榻上撕心裂肺的哭泣。

    她此刻没了平日里的端庄之态,身着单薄的衣衫,脱簪束发,一张艳丽的容颜也没有任何粉黛修饰妆点,却别有一番凄楚动人的美态。

    嘉和帝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她。

    身为当年京城双姝之一,茗太妃自然也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但因保养得好的关系,眉梢眼角没有因岁月流逝而增添丝毫皱纹,反而举手投足更多了一份成熟女人的魅力。

    他想起那天在淑宁宫看见的叶轻歌。

    清丽绝俗,美而不艳,静如止水,优雅端庄。

    同样是美人,却是不一样的气质与风情。

    都说有其母必有其女,那么当年让父皇如此迷恋的江忆薇,是否也如叶轻歌那般让人见之惊艳难忘?

    他目光隐约暗沉,又飘出淡淡讥嘲。

    慢慢的走过去,坐在她身边,伸出手拍拍她的肩,温声道:“临安不会白死的。朕已经下旨,剥夺卢国公爵位。卢怀泽玷辱胆大妄为玷辱临安,卢怀远背弃她并且给她下毒,朕也已经下旨赐死,卢府上下二百九十六口,尽数给临安陪葬。你身体不好,莫要如此伤怀。”

    茗太妃哭得肩膀一抽一抽的,闻言却忽然扑到他怀里,一张美丽的脸上满是泪痕。

    “莹儿是我唯一的女儿,她就这么死了…”

    到底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人害死,纵然再是心狠手辣之人,也无法释怀。

    对于她已经超乎继母与继子之间亲昵程度的举动,嘉和帝显然已经非常习惯,非但没有丝毫排斥,反而很自然的揽过她的腰,语气更加温柔。

    “放心,临安是朕的妹妹,朕会为她报仇的。”

    他口上这么说着,眼神却有无尽的幽暗和戾气。

    卢国公府就这么折了,的确是出乎他的意料。然而形势如此,家丑不可外扬,眼下出了这种事,也只能降低最小的损失把这事儿给摘过去。

    他心中恼恨,卢国公也是越老越糊涂,自己的家事都处理不好,生生坏了他计划里最重要的一步。

    那卢怀远倒是颇有才华,就这么给容莹抵罪,也是可惜了。

    他看着怀中哭泣不止的女人,眼底露出深切的厌恶和不耐,脸色却是一派柔和。

    “别哭坏了身子,皇妹的身后事还得你亲自操持。”

    茗太妃哭得更伤心了,双手抱着他的腰,哭得梨花带楚楚动人。

    “莹儿,我的莹儿…”

    嘉和帝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隔着帷幔看向外面,目光里闪烁着精明和算计。

    “别哭了…”

    他用手绢温柔的给她擦拭泪水,“这么美的一张脸,都给哭花了…”

    茗太妃抽泣着,闻言没好气道:“你这是嫌弃我丑了?”

    丧女之痛加上内心隐藏的那些不安和惶恐齐齐爆发,眼泪一颗颗的往下落,她哭着抱怨道:“你这个没良心的,当初是怎么诱哄我与你…现在看我年老色衰就厌恶烦腻了是吧?还是后宫那群小蹄子手段多,迷了你的心去?你们男人都一样,都是薄情寡恩的负心汉。”

    被她如此辱骂,嘉和帝却也不见生气,反而好言好语的哄劝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临安去世,我知道你伤心,但也不能如此揣测于我啊。”

    茗太妃抽噎了两声,哭了这么久也累了,理智开始回归脑海。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自然的接过他刚才递过来的帕子,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凄苦道:“你父皇说走就走,扔下我一个人在宫里孤苦伶仃。现在连莹儿也…”她说到伤心处,又忍不住落泪。

    “你整日的被那些个莺莺燕燕缠着,哪里管我的死活…”

    话未说完,他忽然俯身,吻住了她的红唇。

    “唔…”

    茗太妃睁大眼睛,伸手去推,身体却已经软了,很快就被他夺走了呼吸,发出暧昧不明的呻吟声。

    夜色浓郁,风声寂静,那声音便格外撩人心炫。然听在门外跪着的主仆二人耳朵里,却仿佛是催命符一般,声声要命。

    花若完全瘫软在了地上,满眼的惊恐和不可置信。

    皇后白着脸,嘴唇颤抖着,神情却没有丝毫意外和震惊,只露出一抹了悟的绝望和悲悯。

    显然,这皇帝和继母*偷情之事,她是知情的。

    自古以来皇宫就是这世上最龌龊的地方,没一处是干净的。便是贵族豪门之中,父女母子兄妹姐弟悖论之事也不在少数。野史上那些白纸黑字,可不是空穴来风。

    只是心中知道是一回事,亲眼所见却是另一回事。

    深宫丑闻,这种事皇上怎会容许被他人知晓?今日之所以如此毫无顾忌的让自己发现他和先帝妃嫔的奸情,不过就是借刀杀人。

    借她之手,杀了花若。

    只因花若是今日卢国公府夜变的目击证人,少年皇帝一番抱负之始被打乱,满腹怒气没出撒,花若便是最好的宣泄对象。

    再则,花若死了,她少了一条臂膀,郭府在宫里便少了一双眼睛。

    是了,今日下午圣旨下达后宫,若不是花若开导,以她的脾气,只怕会火上加油雪上加霜,哪里会安安分分的去查那所谓的流言?

    他的目的本就是拿长宁侯府开刀,长宁侯府爆出的丑闻越多越好,他哪里会好心的去制止?所以下午那道圣旨,不过就是试探,也是诱饵,引蛇出洞的诱饵。

    她若真的按他的吩咐去查了,便是与他的打算背道而驰,无论结果是什么,他动不得她,却能动她身旁人。

    她若不去查,便是抗旨,他便刚好借机对郭府出手。

    进退得意,一举两得。

    然而今夜事情发展出乎他的意料,让他痛失卢国公府,他如何不怒不恨?

    而她派去卢国公府探视容莹的花若,便成为了他满腔愤恨抑郁的替罪羔羊。

    *宫闱这种事若传出去,也是她这个皇后无能,未能管理好六宫,职责有失之过。若她要保花若,自己的后位就会动摇,更甚者郭府也会被连累。

    所以,花若,只能死。

    他够狠、够毒、也够绝。

    她忽然想起刚才离宫的容昭,这些宫廷秘闻,容昭不可能不知道,也不可能猜测不到这位深沉的帝王会有什么样的手段。但他依旧毫不犹豫的出宫,没有半点留恋。

    他竟是…也容不下花若了么?

    只因花若告之她那个叫鸢儿的女子吗?

    他在乎那个女人已经到了不许任何人提及的地步了吗?

    她跪在地上,浑身力气被抽离,泪水怔怔从眼眶落下。她猛然伸手捂住脸,悲戚的哭泣掩盖不住那灯光妖娆下的暧昧*之象。

    花若已经从突如其来的震惊慢慢回过神来,她本是聪明人,自然预测到了自己的结局。深沉的悲哀淡去,她无奈苦涩的一笑。

    “娘娘,奴婢…”

    “花若。”

    皇后突然抓住她的手,“如果这件事闹大了,会怎么样?”

    花若目光睁大,声音都开始颤抖。

    “娘娘…”

    皇后神情慢慢陇上一层阴霾,然后站起来往书房而去。

    花若大惊,“娘娘—”

    皇后脚步不停,转眼就来到了御书房。

    “娘娘留步…”

    董朝恩伸手阻拦。

    “走开!”

    皇后眉眼一冷,厉声道。

    董朝恩眼皮跳了跳,不卑不亢道:“皇上有吩咐,不许打扰,还请娘娘体谅,莫让老奴为难。”

    皇后冷笑,“若本宫不体谅又如何?”

    董朝恩皱眉,有些讶异于眼前这个女子少有的强横,斟酌了一番,又道:“皇后娘娘若执意如此,老奴也只有遵照皇上吩咐,请娘娘回宫了。”

    他抬头,眼神平静。

    “来人,送皇后娘娘回宫…”

    “放肆!”

    皇后骤然低喝一声,冷眼看不知何时无声而来的黑衣人。

    连暗卫都出动了。

    她暗自心惊,面上神情却是凌厉非常。

    “本宫乃一国之母,未曾有违后宫规矩和国家律法,没有皇上口谕圣旨,谁敢动本宫?”

    她这一怒,刹那威风八面,竟震得那两个暗卫怔了怔。她转身就直接推开董朝恩,大步往里面走去。

    董朝恩心里一沉,“娘娘——”

    皇后已经走了进去,一把掀开厚重的帷幔,入目所见让她倒抽一口冷气。

    暗香浮动,肢体交缠,*秽乱。

    茗太妃衣衫半褪被嘉和帝压在身下,脸颊潮红媚眼如丝,哪里还有身为太妃的端庄?简直就是一个狐媚的妖精。见到她来,也毫不避讳,甚至叫得更放荡更*。

    而在她身上起伏的男人,也丝毫没有被自己妻子抓到偷情的尴尬和羞恼,甚至当她是空气。对追上来的董朝恩道:“既然皇后想看,就让她看,你出去。”

    董朝恩低着头,弯腰低声道:“是。”

    说完他便躬身退了出去。

    皇后站在门口,冷眼看着这个才丧女如今就蛰伏在自己继子身下婉转承欢的女人,眼角微微露几分讥诮。

    然而她依旧稳定心神,冷静道:“臣妾奉皇上口谕彻查后宫谣言,已有结果,特来禀报,请皇上定夺。”

    茗太妃迷离的眸子骤然划过冷光,攀着嘉和帝肩膀的双手忍不住用力,嘉和帝闷哼一声。

    她立即回神,娇媚道:“煊儿,既然皇后有事,你还是听一听吧。省得让那些小人猖狂,不把皇后这后宫之母放在眼里,乱了规矩,可就不好了。”

    “喝~”

    嘉和帝笑得一脸邪气,在她耳垂上轻轻一咬,魅惑道:“有你做榜样,后宫的规矩,早就乱了。”

    茗太妃娇笑一声,眼角斜勾,挑衅的看向面色惨白的皇后。

    “既然你说我乱了规矩,那就用宫规惩罚我啊…”

    嘉和帝闷声而笑,暧昧道:“我怎么舍得?”

    两人旁若无人的苟合*,皇后便是再好的脾气也给磨光了,语气忍不住带了几分愤怒。

    “皇上…”

    嘉和帝依旧没看她,语气却有些不耐烦。

    “你是后宫之主,既是后宫之祸,本该是你的职责。怎么,这些事还要朕教你?”

    皇后深吸一口气,神情变得冷漠。

    “是。”

    她看了眼一脸春情的茗太妃,眼底划过一丝冷意。

    “皇上既然无暇抽身,臣妾自当恪尽职守,秉公执法,以正宫闱。”

    她一拂袖,转身离去。

    “等——”

    茗太妃的话刚出口就被嘉和帝吞入了腹中,化为断断续续的呻吟。

    皇后已经走出休息室,听着身后传来那些*暧昧的声音,依旧克制不住的握紧了双拳,方才强自撑着的坚强刹那如泄气的皮球,焉了下来。

    她扶着门栏,有风吹来,冷得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才发现,后背早已是一片冷汗。

    “娘娘。”

    董朝恩的声音响起,她一惊而后端正了脸色,冷淡道:“什么事?”

    忽然发现有什么不对,她顿时警觉。

    “花若呢?她去哪儿了?”

    心里的不安在无限蔓延。

    董朝恩低垂着眉眼,波澜不惊道:“她听见了不该听的,见到了不该见到的事,自然也就去了她应该去的地方。”

    皇后陡然踉跄的退后几步,脸色一片雪白,眼里已经泛起了泪水。

    “你…你们…”

    董朝恩神情不改,“天色不早了,皇后娘娘,早些回宫歇息吧,明日皇上还等着您调查的结果呢。”

    皇后浑身一颤,嘴唇颤抖着,满腔愤恨几乎要破口而出,她甚至想要立即倒回去将那对狗男女的事暴露在众人眼前。然而不能,不可以…

    她闭了闭眼,睁开眼睛的时候眸中已是一片坚决。

    “花若是本宫的贴身之人,她的死活,本该由本宫处置。如今她既触怒的圣上,也是她有此一劫。但她好歹跟了本宫这么多年,她的身后事,也总不能如此草草了之。”

    她轻飘飘而凌厉森冷的看向董朝恩,“本宫这就回去休息,还劳烦公公稍后将花若送还至凤銮宫。此恩此情,本宫、铭记于心,必将报答!”

    最后几个字,她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

    董朝恩依旧面无表情,“这是自然,娘娘且放心。”

    皇后忍着宣泄的愤怒,用力一拂袖,抬步离去。

    深宫之中,人命流逝如浮云,何况一个小小的女官?

    这宫里的黑暗和杀戮,三年来她已经见得太多太多…

    ==

    “虽然卢国公府已经保不住,但为避人耳目,你还是不宜现身,以免暴露身份。”

    说话的男子淡淡看了眼低着头默不作声的女子,漠然说道。

    女子一颤。

    “…是。”

    “你有话说。”

    依旧是那般静默甚至带三分温和的声音,女子却面有惧色,陡然跪了下来。

    “属下斗胆,恳请公子…救…”

    “你想让我保卢怀远一命?”

    温雅的笑容从唇边溢出,男子的语气依旧温和如风,不见丝毫凌厉和喜怒。

    女子脸色一白,嘴唇颤抖着,似下定了决心一般,咬牙道:“公子胸有大智,定能乾坤翻覆。如今卢国公府气数已尽,再无春风得意之机。卢怀远的死活,丝毫不阻碍公子的大计…”

    “你都说了。”男子漫不经心却又不显得刻意的打断她的话,“他的死活于我大计无关,我干嘛还要浪费精力去救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女子脸色更白,眼瞳隐约浮现绝望之色。

    “公子。”

    “月婵。”他笑得很温柔,就那么浅浅静静的看过来,便已然将她心底最深处的秘密窥测得一干二净,以一种评述的语气说道:“你爱上他了。”

    是的,月婵,卢怀远一心迷恋不惜为此冷落容莹,间接导致卢府悲剧的那个丫鬟。

    她没死。

    月婵惨白着脸,瘫软的跪在地上,已经听到有凌厉的风声从背后穿过,带着不留余地的杀机。

    棋子不该有感情,一旦违背规则,就只有死路一条。

    她明白。

    惨笑一声,这样也好。

    只是,一直欺骗了他,临死,都不能告之他真相。

    她闭上眼,等着死亡的到来。

    对不起,怀远。

    黄泉路上,若能有幸相遇,我再不会欺瞒你半分。若有来世,我愿倾尽一切补偿今生的无奈隐瞒。

    风声抵到背心,欲待穿胸而过。

    然,最后的一刻,却听隐没在黑暗中那温润而冷漠的男子低声道:“慢!”

    风声一停,身后那人似乎也有讶异。

    “公子?”

    “放了她。”

    仅三个字,男子便不再说话,一瞬间呼吸似乎有些复杂。

    跟随多年的属下更是惊愕不已,却依言没再对月婵出手。

    月婵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此刻死里逃生,却是惊讶大于庆幸。

    “公子?”

    男子似乎已经疲倦,“带她下去。”

    “…是。”

    “还有…”

    低低浅浅看似漫不经心又似乎深思熟虑的吩咐透过绵绵纱帐传来,惊得连空气都似乎静了静,随即化为烟云,层层消弭无踪。

    ……

    卢国公府的消息传来已经是第二日。临安公主被卢国公世子下毒谋害,母子俱亡,圣上震怒,收回卢国公世代爵位传承,连夜命穆襄侯调动御林军将卢国公府重重包围,刺鸩毒于长子,亡。全府上下二百九十六口人,无一生还,其家产全数充公。

    这一消息如一个劲爆的炸弹,顿时将三日前先帝那道圣旨炸得粉碎,也炸得邱陵城所有百年世家人人惊骇畏惧。

    无数资深大臣都嗅到了阴谋的味道,敏感的察觉到,平静的邱陵,开始风起云涌了。

    百姓们为此津津乐道唏嘘不已学子们感慨连连忧心忡忡的时候,宫里又爆出了有人谣言秽乱宫闱,却是出自永寿宫茗太妃的心腹。

    皇后和温贵妃以及清妃合理彻查,罪证确凿。茗太妃恨得咬牙切齿,却不得不舍车保帅亲自将那心腹宫女赐死以摘清自身。皇后原本想抓着这条证据往上查,却被嘉和帝一个‘家和万事兴’阻止。

    他道:“万事和为贵,一切,到此为止。”

    这是警告,也是提醒。

    皇后明白。

    她想给花若报仇,动不了这尊贵的天子,最起码要那个不知廉耻与自己的继子苟合的女人少一层皮。可显然这少年帝君不希望刚丧女又被丫鬟叛变痛心至极的茗太妃再受刺激,亦或者,他不愿皇后的手伸到更远,适时的加以阻止。

    皇后纵然不服,却也不得不忍耐这口气。

    皇权至上的道理,她懂。

    只是既然他的计划已经开始,郭府迟早也在他算计范围内。

    没关系,来日方长,时间还早得很。

    ……

    叶轻歌起来后就听说了这个消息,她并不意外,只是隐隐察觉到,卢国公府的覆灭,太过容易。虽然她早做了准备,但这一切的发展似乎顺利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想起了兰芝。

    到底谁杀了兰芝?又有什么目的?

    容昭抓兰芝的目的是为了调查她,那个人杀兰芝灭口,是在帮自己?

    为什么?这其中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和阴谋?

    她静静的想着,画扇已经走了进来。

    “小姐,老夫人派人传话,让您过去。”

    “知道了。”

    ……

    长宁侯也在荣安堂,这个时候让她过来,不外乎是询问昨夜之事,她如实告知,自然,隐去了卢怀远对容莹下毒之事。

    长宁侯和老夫人闻言都面有惊色,“竟是如此?”

    叶轻歌点点头,感叹道:“我也没想到,表姐竟然…”她顿了顿,面有黯然之色,“逝者已矣,纵然犯下再大的错,也该就此烟消云散了。只可惜,卢国公府百年世家名门,就这样因家族内患而引来杀身之祸。世上之事,当真变幻莫测,谁也无法预料。”

    她摇头叹息着,似是唏嘘和有所感悟,长宁侯和老夫人却想到了另一层。

    容莹死了,且凶手并非楼氏,这代表长宁侯逃过一劫,但与此同时,新的担忧也紧随而来。

    皇上灭卢国公府是为遮盖丑闻,卢国公府如此显赫家族都逃不过灭门之灾,可见帝王之怒,雷霆万钧,稍不注意就是白骨堆血。

    如此看来,昨夜当场的目击证人只怕都逃不过一死。

    叶轻歌却平安回来,且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们。

    也就是说——

    长宁侯和老夫人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同样的惊惧和恐慌。

    卢国公府乃是军侯公府尚且逃不过灭门的下场,那早已触怒龙颜的长宁侯府呢?会不会继卢国公府之后,满门皆斩?

    叶轻歌为什么会平安回府?

    是因为容昭亲自护送?然后皇上将计就计,借她之口牵连整个侯府,成为皇上眼中不可不拔出的眼中钉?

    长宁侯想起自己昨日被禁足在府中,再联想到卢国公府被灭一事,越想越后怕。

    皇上这是,在大刀阔斧的整顿朝纲啊。

    第一步,就是拿世家名门开刀。

    先帝赐婚长宁侯府和晋王府,本是为了羞辱容昭。如今楼氏下狱,谣言纯属无垢,叶轻歌清清白白,何来的羞辱?赐婚从笑话变成了锦绣添花。这让早已对晋王府有铲除之心的皇上会如何想?定会百般阻止两府联姻。

    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灭了长宁侯府,那这婚约也就不存在了。

    长宁侯虽然在内府家事上糊涂,但好歹是混迹官场多年,对那少年帝君的深沉多少也了解几分,很快就想到了最关键的地方。而后脑子里灵光一闪,那穆襄侯可是痴恋大燕燕宸公主多年,近几日来却频频对叶轻歌百般维护,是否也只是一种掩人耳目的手段?

    是了,比起皇上,容昭只怕更不愿娶叶轻歌。

    所以昨夜容昭才会先送叶轻歌回府,然后立即进宫拿到圣旨灭卢国公府。

    卢国公府是皇上用来掣肘晋王府的关键武力,就这么被拔出了,这其中定然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而容昭如此积极的做这个侩子手,是否代表,他已经不再隐忍了?

    卢国公府,便是他和皇帝开战的第一局?

    两人各有目的,却又不谋而合。

    到最后,容昭大胜而归。皇上的怒火,却还没有宣泄干净。

    长宁侯越想越心惊,他猛然坐起来。

    “大祸临头了,侯府…”他眼中闪过悲凉之色,“危矣…”

    叶轻歌故作讶异,“父亲何出此言?”

    长宁侯看着她一脸疑惑的模样,心道她也只是一个闺中女子,即便有些小聪明,对这些朝中大事也不甚了解,简单的对她分析了一遍。末了又复杂的看了她一眼,叹息道:“若我猜得不错,皇上接下来便会找借口对长宁侯府出手了。”

    老夫人面色有些难看。

    “长宁侯府世代忠良,皇上不容于晋王府,连长宁侯也不放过么?”

    长宁侯低头不说话。

    叶轻歌却道:“依父亲所言,皇上若不容于长宁侯府,不过是因为长宁侯府和晋王府有婚姻牵连,皇上不希望晋王府再得长宁侯助力威胁皇权。但若长宁侯府对晋王府没任何利益,皇上便也该放心了。”

    长宁侯心思一动,“你的意思是?”

    叶轻歌抿唇,沉声道:“如今是敏感时期,看卢国公府的结局,可预料长宁侯必步其后尘。与其欲加之罪死不瞑目,不如急流勇退,或可有一线生机。”

    长宁侯一震,“你的意思是…”

    老夫人却猛然站了起来,断然拒绝道:“不行。”

    叶轻歌的意思她自然明白,无非就是自动请磁,退下历史舞台。但——

    “长宁侯府爵位乃是北齐开国始帝所赐,断不可就这么交付他人之手。”

    “母亲…”

    “祖母。”叶轻歌冷静道:“前车之鉴后车之师,若等皇上雷霆之怒,侯府倾覆灭绝,所谓的世代继承也烟消云散。不如以退为进,尚可保全自身性命。”

    知道老夫人要说什么,她先一步打断。

    “所谓盛极必衰,衰及必盛,此乃自然规律。只要叶氏不绝,焉知没有后继之荣?这一代不行,那么下一代呢,下下代呢?焉知没有复起之时?”

    老夫人微微一震,带点惊讶和审视的看向叶轻歌,依旧有些犹豫。

    “长宁侯府世代忠心耿耿,皇上若没有正当的理由,是不敢贸然出手的,否者唇亡齿寒,京中那些世代名门如何会冷眼旁观等待自取灭亡?”

    叶轻歌摇头,“祖母,您忘了一句话。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老夫人身形一震,神色微微悲戚,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长宁侯皱眉,“可是皇上若真对侯府存了杀心,此刻贸然请辞,岂非表示长宁侯臆测君心,只怕…”

    “所以在此之前,我们还要做一件事。”

    叶轻歌目光悠长,一字一句慢慢道:“一件,可以暂时将皇上的怒火祸水东引为长宁侯府保存生机的事情。”

    长宁侯和老夫人对视一眼,“什么事?”

    “联姻。”

    叶轻歌目光清透而明净,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在皇上还没来得及对长宁侯府出手之前,拉其他人下水,让皇上应接不暇,而长宁侯府,便在此夹缝中寻得生存。”

    长宁侯迷惑了,“你已与晋王府有婚约,侯府根本没有女眷能与世家大族联姻。”

    “谁说没有?”

    叶轻歌目光微转,流泻一抹浅浅笑意。

    “做妻是没有,但妾呢?”

    “妾!”

    长宁侯和老夫人同时惊呼一声,眼神都有些异样。

    叶轻歌视若无睹,依旧笑得清浅。

    “昨日广陵侯进宫了,得知其长子乃楼氏所害,定然对咱们侯府心怀仇恨愤懑。这个时候,如果咱们给他泄恨的机会,你说,他会不会答应呢?”

    长宁侯死死皱着眉头,若有所思。

    叶轻歌继续道:“楼氏杀了他的儿子,那么作为女儿,是不是该为自己的母亲赎罪呢?”

    长宁侯霍然抬头,眼神凌厉。

    “不行!”他看着叶轻歌的眼神冷漠而愤怒,隐约有几分失望,“轻眉是你的妹妹,你怎么能推她入火坑?”

    “火坑?”

    叶轻歌嘴角勾起几分讥诮和讽刺,隐约还有淡淡悲哀。

    同样是女儿,无论楼氏犯了怎样的罪,长宁侯对叶轻眉依旧宠爱有加。换了自己,稍微有丝毫不善幼妹,就是罪大恶极。

    “父亲可是忘了,这个火坑,可是您心心念念娶回府的继妻亲自挖的。”

    长宁侯被堵得哑口无言,又见她眸色清亮隐含嘲讽,心中莫名的心虚,却强硬道:“楼氏死有余辜,可这一切轻眉毫不知情。她如今已孤苦伶仃,也因其生母没了往日尊贵荣耀,已是痛心至极。你是她的姐姐,就这般容不得她吗?”

    这下子,连老夫人也看不过眼了,她呵斥道:“什么容不得她?有其母必有其女,你瞧瞧你从小宠大的宝贝女儿是个什么性子?楼佩英装了这么多年的楚楚可怜你可曾看清她的真面目?轻眉流两滴眼泪说似是而非的话你就信了?别忘了,轻歌才是你唯一的嫡长女。”

    她狠狠瞪了长宁侯一眼,“你为了个庶女斥责嫡女,皇上还没对侯府出手,御史台一纸奏折上去就够你受的。”她忽然想到什么,喃喃道:“御史台,宠继灭嫡女…这…这轻则罢官重则流放…”

    长宁侯脸色也是一变,想起前几天拔出楼氏做的那些事,再加上如今皇上的态度,若是以此为把柄,那么侯府——

    老夫人已是气得浑身颤抖,“你现在还护着那扫把星,非要等皇上下旨抄了侯府你才满意是不是?”

    “母亲,我…”

    “你给我闭嘴。”

    老夫人厉声道:“她们母女惹出来的祸,自该由她们母女承担。不过一个庶女,侯府养了她那么多年,给足了她容光体面,如今侯府大难临头,也是该她做出回报的时候了。”

    长宁侯想说什么,但想到刚才母亲的怒斥以及自己的身家性命,终究无言。

    老夫人深吸一口气,很快做了决定。

    “就照轻歌说的办。”

    长宁侯几度欲言又止。纵然楼氏罪大恶极,但叶轻眉毕竟是他从小宠到大的女儿,多少还是心疼。然他了解母亲的性格,一旦下定决心,就无可更改。况且事关长宁侯府生死存亡,不可儿戏。

    只是想起宝贝女儿要给人做妾任人欺辱,他终究不忍,斟酌的说道:“侯府的庶女不止轻眉一个,还有轻莲和轻妆…”

    叶轻歌漫不经心的插了一句,“可楼氏的女儿,只有一个叶轻眉。”

    长宁侯怒目而视,“你——”

    “够了!”

    老夫人怒声打断他,决然道:“此事就这么定了。”不待长宁侯说什么,她又继续道:“广陵侯是个人精,未必中计。但此刻他还在早朝,我亲自去广陵侯府和广陵侯府夫人商议。”她嘴角噙起淡淡冷意,“宋至贤非广陵侯夫人所出,我就不信她得知自己亲生儿子之死的真相还能无动于衷。长宁侯府理亏,将杀人凶手的女儿送去给他们处置,他们没理由不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