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林小说网
繁体版

第三章 冲突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十年前初冬时节,北齐来犯,两国开战。彼时大燕北方刚经历水患,国库空虚,以至于前线战士粮草不足士气衰落而连连战败。朝中人心惶惶,人人自危。最后还是苏陌尘自动请缨远赴前线,直到第二年正月底才平息了战争,大燕和北齐经此一役也达成互不侵犯条约。

    而征伐大燕的北齐将军,正是容昭。

    彼时,他才十三岁,却早已是名动天下的战神。

    他以他国使者和将军的身份来到大燕。

    就在那一个暮春之日,心怀愤怒失落的她撞到了漫不经心的他。

    当晚宫宴上,他拿出她的画像,当众求娶而遭拒。

    这件事也因此流传天下,众所周知。

    容莹在这时提出来,无非就是打她叶轻歌的脸。告诉她,别以为先皇赐婚她就多风光多高贵,容昭心中所爱的,永远都是当年大燕那个惊才绝艳又名动天下的长公主燕宸,再无她人寄居之地。

    ……

    叶轻歌一直静静的坐在马车内,那两个字一出口,她气息微微变了变,随即又恢复了冷静漠然。

    往事一幕幕划过脑海,无数画面一一闪过,彼时以为不过风过如烟,今日方知铭心刻骨。

    只是,三年的时间已经足够让她将曾经的荣耀和风光彻底沉淀在记忆深处,那些伴随着这两个字而来的爱和恨,以及那许多不可诉说的隐忍痛苦,都随着时间的消磨而浸透血液深处。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忘怀能够释然的,比如容昭。

    容昭目光沉沉,压抑着波涛汹涌的风暴,容莹被他那样的目光看着也不禁有些胆怯。

    “小昭,你…”

    容昭哼了声,终究没发怒,只冷冷道:“这世上,没人配提她的名字,你也一样。”

    容莹微微蹙眉,看了眼叶轻歌的马车,小声道:“小昭,如今父皇都赐婚了,表妹才是你的未婚妻。那燕宸公主再好,也早已香消玉殒。更何况即便她还活着,嫁的也是那大燕的摄政王苏陌尘,你这般心心念念,又是何苦…”

    容昭努力克制的怒气终于被那苏陌尘三个字给再次挑了起来,还未等她说话,他浑身上下就散发出冷气,将周围的空气都冻得冰封千里。

    眼前人影晃过,容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容昭掐住了脖子。耳边响起碧春的惊呼声,“世子,您做什么?快放开公主。”

    画扇在一旁却看得十分解气,她早就瞧这临安公主不是个好的,什么姐妹情深,亲自到城门迎接只为给好姐妹添堵。这种所谓的姐妹,不要也罢。

    容莹早已吓白了脸,她今日出门也没带什么侍卫,城门口的守卫见到这方的动静却不敢上前阻拦,全都静默不语。

    京城人人皆知,晋王府昭世子骄狂冷傲,不羁世俗,最是讨厌有人干涉他的事。而又因他出身尊贵功勋卓着,在京城横着走都没人敢说半个字。别说这已经出嫁多年的公主,便是皇上在这里,他也不一定会给面子。他们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自找麻烦?

    容昭目光冷如雪,掐着容莹脖子的手稳定如泰山,眉眼都写满了凌厉以及微微杀气,看得一旁的碧春也心生恐惧不敢上前,忽然想起了什么,立即对马车中的叶轻歌哀求道:“表小姐,奴婢求求您救救我家公主吧。公主今日一大早听说您要回来,念着昔日姐妹之情,不顾怀孕的身子便急忙跑来接您。世子震怒,只因公主怜惜于您,实在没什么大错啊…”

    是没什么大错,只是护妹情深而已,若她不求情,今日这见死不救恩将仇报的罪名可就坐实了。

    画扇在一旁听着这话就为自己的主子不平了,“你这丫鬟说话好没道理,你家主子惹怒了世子干我家小姐何事?再说我家小姐虽然德蒙先帝赐婚于晋王世子,但终究未曾大婚,名不副实,又有什么立场来为临安公主求情?”她神情不卑不亢而冷淡讥嘲,“你家主子刚才也说了,昭世子心里最重要的人可是燕宸公主。我们小姐不过只是先皇赐婚给他安排的未婚妻,不过初次见面,你缘何会认为昭世子会听一个外人的话而不顾亲情发怒于临安公主?你们公主惹怒的昭世子,性命也在昭世子手中,你求我家小姐做什么?有这点时间还不如求求握着你家主子性命的昭世子,比什么都管用。”

    碧春被她一通抢白,原本流利的说辞也这样卡在了喉咙口,怔怔的看着她。

    容昭倒是挑了挑眉,带点意外的看了画扇一眼。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主子才能养出什么样的下人。叶轻歌面对他的时候言笑晏晏从容不迫,这丫鬟讽刺起人来也不落人后。

    他又看了眼被他掐得脸色有些泛青的容莹,她眸子里一闪而过的愤恨没逃过他的眼。

    心里涌上一股强烈的厌恶感,这世上总有那么多两面三刀佛口蛇蝎之人,宫里那个女人是这样,眼前这个女人也是这样。他觉得脏,立即松了手。容莹因惯性站不住脚而后退,碧春连忙惊叫着跑过来。

    “公主,您怎么样?可有伤着?”

    容莹咳嗽几声,头上和田玉雕琢成的玉兰飞蝶步摇泠泠玉翠,在她脸上投下一片阴影,也挡住了她眼底闪过的阴霾怒火。

    “容昭,别以为仗着身份就可以目中无人,晋王府保不…”

    “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容昭眉目清寒,淡淡道:“不要以为我不敢动你,也不要自以为是自己多高贵多尊荣多不可一世。我告诉你,就凭你,不过一个妾妃所出而已,即便有封号又如何?你连她一根头发都不如。”

    容莹打从出生就没被人如此侮辱过,顿时再也维持不了端庄,怒火中烧道:“你——”

    “我什么我?”容昭冷而不屑的看着她,语气几分慵懒又并淡淡威压,“爷虽然不屑对女人动手,却不代表会容忍你得寸进尺。好好呆在卢国公府做你的世子夫人,别在爷面前整那些虚头巴老的小伎俩。你母妃在宫中做了什么肮脏的丑事,你自己心里清楚。你自作聪明也就罢了,不要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愚蠢。有时间好好花心思守住如今拥有的吧,别到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落得个一无所有的下场。”

    他目光底定如山,看得容莹心惊而微慌,色厉内荏道:“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危言耸听,我母妃清清白白,何曾做过什么丑事了?倒是你,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整天醉生梦死行尸走肉,哪里还有当年英气勃发踌躇满志的模样?为了一个女人,你…”

    “够了!”

    容昭冷怒的打断她,眉间笼罩着阴霾和森冷。

    “容莹,我警告你,你做了什么爷不管。但你得记住,你没资格提她的名字。不光是你,这世上任何人都没资格辱她半分。即便她死了,也永远不是你能触碰的禁忌。”

    ------题外话------

    关于女主和容昭以前的回忆呢,会在后面一点点穿插,嗯,亲们表着急,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