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林小说网
繁体版

第十八章 洞悉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深宫之中,人人只见荣华富贵,却看不见刀枪剑影,步步惊心。以及那尊贵天子看似柔情万千,实则凉薄寡淡。

    叶轻歌抿了抿唇,看向她一身雪白素锦宫装,若是冰雪之中,只怕难辨一二。纯粹无暇,高洁无双,像极了那个人。记忆里江清月是个温婉又稍显灵动的女子。虽不喜明丽鲜艳,但也不会如此素净。

    她手指克制不住的动了动,仍旧没说话。脑海里涌上的记忆却如潮汐,翻滚不休。

    “表妹。”她忽然问:“今日召我入宫,并非你的意思吧?”

    清妃原本陷入自己的思绪中,闻言一怔,“表姐何以有此一问?”

    叶轻歌面不改色,“你知道我是为什么回京的。”她看着清妃,静静道:“你入宫两年,不可能不知道皇后心属为何,定然也会料到她昨夜召我入宫多少会为难于我。而且我听说你月前受难于皇后,被罚禁闭。昨夜才被解了禁足,不该如此急切的召我入宫以示圣宠,那样只会更加激怒中宫,于你不利。”

    她定定道:“若我猜得不错,此举定是皇上之意。”

    清妃微震,继而笑了声。

    “表姐从前柔弱寡言,三年不见却如此犀利敏慧。不过这样也好,日后我也不用担心你在楼氏手上会吃亏。”

    叶轻歌不接话,只是看着她。

    清妃无奈的摇头,“你说得不错,今早皇上离开的时候便暗示我让你进宫觐见。先帝下这道赐婚圣旨已有三年,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皇上必定也是想见一见你的。”然后她又微微一笑,“不过我还真有事要告诉你。”

    她端正了神色,郑重道:“恪靖公主要回京了。”

    “恪靖公主?”叶轻歌扬眉,“文宣王的女儿,太后的侄女儿?”

    清妃点点头,“文宣王是镇守北疆的大将,因功勋卓着而被封为异姓王,嫡女温云溪也被破格封为公主,先帝赐号恪靖。九年前,温皇贵妃,也就是如今的温太后原本打算让当时还是太子的皇上娶自己的侄女儿温云溪为太子妃,哪知皇上却早有心上人,不愿委屈之。而恪靖公主的身份也断然不可能为妾,太后无奈,便只能让恪靖公主的姐姐温云婉嫁给太子。但因其乃是庶出,只能为侧室,也就是今天的温贵妃。”

    说起这一段故事的时候,清妃神情有着说不出的复杂,许是想起了温贵妃,也许是想起了自己夫君的心上人。

    “再后来,文宣王便有意和晋王结儿女亲家。哪知容昭去了一趟大燕,却对那位燕宸公主十分痴迷。”

    她看向叶轻歌,“我听说昨天大表姐去城门口接你了,依她的性子,定然会说这些话来刺激你。而且那件事九年前早就闹得沸沸扬扬,你大抵也是略有耳闻的。表姐,我不知道先帝为何会突然赐婚,也不知道这桩婚姻对你是好是坏。三年前晋王妃病逝,容昭自此一蹶不振,醉生梦死。但我知道,让容昭如此消沉的不是晋王妃的死。因为三年前死的,不止是晋王妃。”

    她一字一句道:“还有燕宸公主。”

    叶轻歌眼睫垂下,手指慢慢松开。

    清妃见她不说话,以为她触动情肠而伤怀,便有些不忍。握住她的手,怜惜道:“表姐,我说这些不是要戳你心窝子。我只是想告诉你,恪靖公主历来高傲自负,且她原本也对容昭有意。九年前容昭失意回京,拒绝了先皇赏赐穆襄侯的封号,自己远赴边关军营,以此拒婚恪靖公主。恪靖公主负气随父离京,这一走就是九年。如今突然要回来,必定是冲着你来的。”

    见她不甚在意,清妃皱眉继续道:“你也瞧见了皇后,知道她对容昭是什么心思。我虽然对恪靖公主不甚了解,但幼时也曾见过一两次,她绝对是个比皇后更难缠的人物。最重要的是,她已二九年华却还未出嫁,任谁都瞧得出她的心思。如今先帝这一赐婚,她怎能不迁怒于你?所以你要小心,千万不要得罪她。”

    叶轻歌微微一笑,“表妹,有些事情向来不由自主。比如我也没有得罪皇后,她一样视我为仇敌。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先帝的赐婚圣旨,便已让我成为众矢之的。恪靖公主只怕更是对我恨之入骨,即便我不招惹她,她也不会放过我的。”

    清妃哑然,随即失笑。

    “你说得对,就好比我,纵然位份高圣宠优渥,也不过镜中花水中月罢了。”她站在窗前,静静这宫闱深墙,庭前花开姹紫嫣红,折叠如层层漫开的宫裙柳装,一抹黛色胭脂如雪,霜染宫墙。

    “表姐,你知道,皇上真正喜欢的人是谁吗?”

    “嗯?”

    叶轻歌抬头看着她,晨光透过格子闯浅浅照进来,浅色帷幔投射的影子挡住了她的表情,明明灭灭。

    清妃靠在窗栏上,语气轻若浮云,随风而散。

    “大燕仙居公主,秦梦瑶,如今被打入冷宫的瑶姬。”她自嘲的一笑,回过头来,目光凄凉。“整个后宫,只有我这个淑宁宫是皇上亲自布置。起初我还因蒙圣恩而窃喜,后来才知道,这淑宁宫的一景一物以及我这寝殿里的布置,全都是依了瑶姬的喜好。皇上宠我,也不过是因为,我长得和瑶姬有几分相似罢了。”

    许是她陷入自己的思绪太深,没看到叶轻歌因她前一句话而骤然缩紧的瞳孔和几乎要将指甲掐入掌心的动作。

    秦梦瑶,她的堂姐,最喜欢穿白色宫装,最喜素净,生性淡薄如菊,又洁若冰雪。气质性情都与苏陌尘相似,是以她曾因此一度排斥疏远之。

    她以为自己慧眼识得金镶玉,不想到头来引狼入室灭她皇族,却是她有眼无珠,自食其果。

    深吸一口气,叶轻歌慢慢松开手,道:“仙居公主?我记得,九年前北齐和大燕联姻,对象就是仙居公主。据说,是楚怀王的遗孤,自幼被养在皇宫。”

    “嗯。”

    清妃没发现她的异样,心不在焉的说着:“当时容昭求娶燕宸公主被拒,没多久皇上就下了求娶诏书,指明要仙居公主为妃。大燕答应了,两国联姻,互为友好,互不侵犯。”

    ------题外话------

    恪靖公主和瑶姬都是十分重要的人,嗯,后面会一一说明的。

    另推荐好友“雨凉”新文《闺色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