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林小说网
繁体版

第十七章 清妃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回到潮汐阁以后,画扇眉飞色舞道:“今日老夫人当着众人的面如此惩罚二小姐,只怕够得二小姐好好的记住这个教训了。”

    叶轻歌笑得清浅,“祖母虽然严谨,却不至于严苛。侯府是贵裔门阀不错,礼仪规矩繁多也不错,但还没到如此苛刻的地步。祖母今日如此震怒,不外乎叶轻眉触碰了侯府的禁忌罢了。”

    “禁忌?”

    画扇一问出口便立即噤声,空气顿时低沉了几分。

    叶轻歌抬头看了她一眼,忽然道:“画扇,你跟着我多久了?”

    画扇一愣,看了看她的脸色,才小声的说道:“快三年了。”

    “三年。”叶轻歌眼神有些飘忽,“时间过得真快啊。”

    父皇母后薨逝也快有三年了呢。

    心口又泛起密密麻麻的痛,连着血脉筋骨都在颤抖。

    她闭了闭眼,向后靠了靠。

    “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是。”

    画扇走到门口,又顿了顿,回头看着古旧乌木雕花刺绣屏风她浅浅的倒影。许是因为年生日久,屏风上原本繁复的花纹变得浅淡毫无光泽,屏面也如蒙尘一般暗淡粗糙。她纤细瘦弱的身形便显得越发单薄,就像屏风上那快要折断的梅枝,似不能承受风雪之重。

    “小姐。”她终是忍不住开口道:“其实楼氏说得没错,我出生草莽,与您并不相识,不过机缘巧合因您所救才甘愿留在您身边伺候。您当真就不怀疑,我是别有居心?”

    屏风后叶轻歌没有立时说话,画扇静静的站着,看着她斜靠的身影如柳枝横斜,姿态又那般婉转而纤柔,像是一个唤不醒的睡美人。

    一声轻笑打破了平静。

    叶轻歌依旧没起身,倒影在屏风上的影子看起来似乎更慵懒了些。

    “别有居心也好,巧合也罢。我既然留你在身边自有我的打算,不过若有一天我发现你有了二心。”她顿了顿,轻笑声更为散漫却也微微深沉幽暗,“别说这潮汐阁,天下之大,也只有阎王殿能有你容身之地了。”

    浅笑言谈,云淡风轻,却字字森凉句句杀气,让人打从脚底升起一股子寒意,直逼心底。

    画扇抿了抿唇,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忽然笑了。

    “小姐慧眼,自然大可放心,奴婢既选择跟在您身边,必当忠心为主。”

    叶轻歌没说话,她又道:“兰芝和海棠她们待会儿该过来了,奴婢去把下人房收拾出来,以便她们入住。”

    “嗯。”

    画扇走后没多久又回来了,站在门口,说:“小姐,刚才老夫人身边的南婷过来传话,说是宫里的清妃娘娘派人请您入宫一叙。”

    叶轻歌睁开眼睛。

    ==

    无论是从前的叶轻歌还是现在的叶轻歌,对北齐的皇宫都是不熟悉的。除了昨晚匆匆而过,这是她第二次进宫。

    清妃入宫两年,曾一度宠冠后宫,她的宫室自然也是极其富丽华贵的。

    廊前侧首便能透过格子窗隐约看见里面的情景。

    四扇楠木樱草色刻丝琉璃屏风伫立而至,将上方慵懒坐着的素白身形影子浅浅倒映,周围华光璀璨璧台辉煌,明明一切那般奢靡耀眼,她却仿佛与这个地方格格不入,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浅浅寂寞的荒凉。

    叶轻歌走进去,清妃似乎在出神,竟没听见脚步声。

    染梨上前两步,轻唤:“小姐,表小姐来了。”

    清妃这才回神,叶轻歌福了福身。

    “臣女叶轻歌参见清妃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清妃起身走过来,亲自扶她起来,拍拍她的手,道:“你我姐妹,不必如此拘礼。”

    叶轻歌抿唇微笑,“话虽如此,但礼不可废,这是规矩。”

    清妃默了默,精致的眉目暗淡了几分,挥了挥手。

    “你们都退下吧。”

    “是。”

    染梨带着一干宫女退了出去,清妃这才道:“好了,现在都走了,不用跟我如此生疏了吧?”

    叶轻歌抿唇而笑,“表妹。”

    清妃神色和缓不少,“这才对嘛。省得你一口一声娘娘的,我听着都别扭。”

    叶轻歌含笑道:“你如今是宫妃,一言一行都有许多人看着,切不可大意。”

    清妃摇摇头,神色淡淡凄苦。

    “你说得对,一入宫门深似海,虽荣宠万千,却也步步惊心。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她又兀自一笑,“不说这些了,你我姐妹三年不见,该是好好说说话才是。”

    她拉着叶轻歌坐下来,仔细看了她半晌,又是感叹又是欣喜道:“当初你被逐水月庵,我本想去看你,奈何祖母阻拦。两年前我又入了宫,宫廷森严,后妃无法出宫。我便是念着你,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表妹不必自责。”叶轻歌道:“当年我不容于家族,这些年在水月庵孤苦无依,也幸得表妹还牵挂着我,派人时时照拂,我已是感激不尽。你若再说这些话,倒让我不好意思了。”

    清妃失笑,又想起了什么,忙问:“别说这些了,我问你,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会被逐水月庵?祖母一向疼宠你,为何一夜之间性情大变,竟对你不闻不问任由你自生自灭?这几年我派人询问你你也不说,当真是个倔脾气。”

    叶轻歌不紧不慢的喝茶,曼声道:“我克母克兄克死未婚夫,是为不详人,家族怕遭连累…”

    “你少拿这些话来糊弄我。”清妃瞪着她,“那些什么命格不详的话都是在你被逐家门以后才传出来的,长宁侯府的家务事别人不知,我多少也了解几分。姑姑当年分明就是难产而死,与你何干?”

    叶轻歌一顿,慢慢的笑了,眼神里几许温暖。

    “三年来流言不绝于耳,所有人都说我不详,会克死亲人,避而远之。你我三年不见,难得表妹还待我始终如一。此恩此情,我日后必定相报。”

    清妃又瞪了她一眼,“你我本属同宗,理应互相扶持。来日我若遭了大难,你也不会无动于衷。你被人构陷,我又岂能随波逐流陷你于不义?”

    叶轻歌笑笑,“表妹,有你这番话便足够了。三年前…”她眼睫垂下,又若无其事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如今我已经安然回来,那些便不再重要,再纠结也没什么用,倒不如珍重眼下。”

    清妃看了她半晌,忽然有所感叹,道:“表姐,三年不见,你变了不少。”

    叶轻歌浅浅笑道:“人都是会变的,表妹不是也变了许多么?”

    “是啊,我们都在变。”清妃神色又添哀凉,美丽的容颜也一寸寸暗淡了光色。

    叶轻歌微微蹙眉,“我听说表妹自打入宫开始便颇受皇恩,该是春风得意才是,怎的如此忧愁满面?可是有什么不如意的吗?”

    “皇恩。”

    清妃喃喃咀嚼着这两个字,苦笑一声。

    “宠冠后宫又如何?帝王之宠,不过朝夕之间,瞬息万变。前一刻锦绣华堂琴瑟相和,下一刻就可能被打入无间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她慢慢站起来,素锦宫装逶迤于地,沙沙作响。“我听闻皇后昨夜召你入宫,你可看清了吧。我这淑宁宫和凤銮宫可谓相差无几。人人都说我占尽帝王恩宠,享誉荣华富贵,乃后宫第一人。”

    她转身,笑意充满了苦涩。

    “可又有多少人知道,我所得到的,不过都是虚妄。皇上的宠爱,这满堂华彩,以及我头上这尊位,都是假的。从头到尾,我不过只是一个替身罢了。”